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 周一至周五:09:00-17:30
  • 周六至周日:10:00-16:00
说话
2020-02-23 01:58:36 101
  • 收藏
  • 管理

    我来到平友已经有一个月之久,那天我回家天气阴冷,自己穿着一件优衣库暗红色的外套,这是我特意为了回家过年准备的一件外套,手提箱里还有一件灰色圆领的毛线衣和一件黑色的休闲西装也都是优衣库品牌,对于这个品牌我觉得很适合我的气质,低调内敛质优价廉,现在我的衣柜里基本上都是这个品牌,而且往后的岁月里我想我会继续优先考虑优衣库,当然当我取到媳妇后,我会尽我所能给她购买更高档的东西,男人的脸面我觉得要看他女人的装扮而不是他自己的穿着。可惜我还没能带着自己媳妇回去,我想家里面的人都已经望眼欲穿了,当然我也是如此,也因此让我回家蒙上了一层灰蒙蒙忐忑不安,我害怕自己表现得不够得体,因此每次回家心里都暗暗浮现一缕缕幽深的恐惧。

    回到平友生活一如既往,跟我想象的差别不大,平友的天气总体来说比贵阳要暖和一些,虽然晴阴雨学来回更替,但生活依然是比较乏味的,吃了睡,睡了吃。说来也挺奇怪的,我这人对陌生人有一种亲近感,不怕跟陌生人聊天谈话,就怕跟自己多年未见的老友叙旧,这种特质我觉得应该是自己不够真诚,或者是自己虚荣心太大,深怕被人看穿,不能维护自己完美的自我形象。我其实挺羡慕某位老先生说的一句话:不能说而能不说。每当我自己强行要求寻找话题来打破沉默逃避尴尬的时候,我就想到这句话,我就觉得自己特别可怜,特别痛苦,可能也因此每次请人吃饭,或者做客吃饭,都感觉浑身难受。今年跟往年一样,如出一辙,除了到几个亲戚家里吃饭以外,没有其他什么聚会,我知道老爸和姨娘还有奶奶特别想让我请客到家里吃饭,人越多他们会越开心,但是每次请客吃饭能来参加宴席的人,我对他们都有一种感恩戴德感受,感觉自己亏欠了对方一个大大的人情,既然要背负这么沉重的心里压力,也就没必要请人来家里做客了,我希望能与朋友把酒言欢,畅谈人生,但我很厌烦没话找话地尬聊。

    今年的情况比较特殊,武汉肺炎闹得沸沸扬扬,就在平友这个偏远的小村庄里都人心惶惶,村里的大喇叭常常想起,播放各种与疫情相关的资讯,或者召集一些村干部,党员,自愿者到村路口封锁道路。对我来说也因此成为了有史以来在家里呆得最长时间的一年。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让我感受最深刻的就是尴尬和无聊,每次聚会要么木讷不语,要么词不达意,我觉得自己的表达能力有严重的问题。有时候把话说了一半了,最后没词了,等待许久还得别人来解围,有一次在酒桌上,我本来想用侗族话表达:我想让表姑帮忙酿一缸子酒,可是话说了前半段,后来想表达酒的数量的时候词穷了,想了许久还是找不到对应的量词,只得换成了普通话,这当然是因为很久没说侗族话了,生疏了的缘故。可是我的表达有个严重的不足,其实上初中语文课的时候老师就教过,写小说要写具体的细节,写好细节人物才充实,内容才饱满,如果在跟人聊天的时候,自己想表达自己的经理一定要加上细节和形容词,会运用一些夸张的语句那么表达效果就会好得很多,自己说得生动了,别人也就有兴趣听下去,而且从细节中能演变出各种各样的话题,能让谈话源源不断讨论下去。

    说到这里其实基本上已经把我想表达的内容交代清楚了,其实以上的内容有些啰嗦和凌乱,因为我特意要多加入一些细节,让自己篇幅长一些。今天写这篇文章算是一个开篇,以后每天我都会写自己当天经历或者一篇小说或者故事,一来是练习自己的文笔和自己的表达,让自己能够把细节交代清楚,能够把情节写得明白。不过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忽然又有另外的感受,一个男人的魅力并不是口若悬河地表达,穿着多么得体多么光鲜亮丽,那些都是虚有其表,男人最大的魅力是他的能力,能让人畏惧的能力。但是即便如此,我也希望我的表达能更加准确和生动,毕竟是要立德、立功、立言的人,怎么可能缺少表达能力。




    上一页:德叔(第一集) 下一页:红抓手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