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 周一至周五:09:00-17:30
  • 周六至周日:10:00-16:00
德叔(第一集)
2020-02-28 19:05:43 149
  • 收藏
  • 管理

    (一)

    我有一远方表叔,姓方名德。我一直以为他是生活里的小丑,卑微如尘土般的小人物,直到今年春节我才真正见识到什么叫有眼不识泰山,真恨不得在墙角挖个地洞自己一头钻进去,来缓解自己无比的尴尬。


    (二)

    在九六年冬天,我还是个特别调皮的孩童,头上经常戴着一平顶帽,帽两侧的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懒羊羊搭拉在脸颊上遮住了大部分脸庞,两只眼睛如煤球一般,两只偌大的鼻涕还挂在嘴边,像两只菜花蛇一般在鼻沟两侧来来回回游动,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个不省心的小家伙,那年我七岁,就在那年方得表叔的父亲去世了,他又没有兄弟姐妹,他成了孤儿,也就是那年他离开了友庄,具体去了哪里无人得知,两年后友庄里盛传他的两个消息,一说他去非洲打工死在了非洲,二说他在非洲发疯了被关进了精神病院里。


    两年前,也就是2018年方德叔回到了友庄,在我记忆中他还是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当我再次看到他的时候,感觉他整个人都十分瘦小,留着个小平头,两只鬓角修理得邋里邋遢,像两只壁虎一高一低趴在他脸颊上,显然是有段时间没有修整头发,他皮肤黝黑且粗糙,眉毛硕大,眼眶深邃,眼珠子暗淡无光,一个宽大的鼻子似乎比他嘴巴还大,牙齿泛黄,牙结石布满了牙齿间的缝隙,一件皱巴巴寸衫的领口软绵绵的,像两条软趴趴刚死的五步蛇相互缠绕挂在他的脖子上,寸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已经不知去向,敞开的领口漏出黝黑的皮肤,一条油腻的休闲西裤,总给人一种硬邦邦的感觉,宛如铁皮炼造出来一般,两只宽大的皮鞋颜色一深一浅,一只贴着七匹狼的标志,另外一只却是红蜻蜓的logo。此时的我已经步入了而立之年,身材魁梧,留着个大背头,强龙不敢说,在友庄也算有一帮酒肉朋友,耀武扬威地当个地头蛇也还算风光有面。




    上一页:德叔(第二集) 下一页:说话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