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 周一至周五:09:00-17:30
  • 周六至周日:10:00-16:00
一网蛇虫
2020-12-09 15:58:02 107
  • 收藏
  • 管理

    时间已经不早,或许已经很晚了,是人们回家的日子,带着渔网到河里网鱼,我知道爷爷已经在回程路上,准备跟爷爷一起回家。


    这是一条熟悉的水域,但其实我也说不清楚是哪里,也许是去往下河的中间的某段水域,总之是经常路过此处,爷爷已经回来了,就在此处水域岸上某处,同行还有几个年轻男人,既然爷爷回来了,那就跟着爷爷回家了。但我还是加快脚步,下到河岸上,此时爷爷还在河岸对面,趁着这时机赶紧将网投向河水比较缓和的地方,趁着爷爷过来之季,收获几网。


    一网撒出后,里面似乎很有文章,随着渔网渐渐收拢,我料定必定收货满满。随着渔网提出水面,让我大惊所望,不但一条鱼没有,连水珠都没几个,渔网都没沁湿,经过仔细搜索终于发现网到了一只小龙虾,活奔乱跳挂在渔网上,我用右手抓住他,也没弄死他,就丢进背后的鱼篓里。但我总觉得还有其他龙虾挂在网上,因为龙虾参在水里是很难分辨出来的,但经过仔细搜寻,最终还是没有发现。


    此时爷爷从对岸已经行至河中央。我立马在左手手肘上挂起渔网,然后用双手分开渔网,朝着更深的水域将网撒出去了。拉着绳子收网感觉渔网被某些东西卡住了,我用脚试探性在水底搜寻,确实我踩到了杉木的树枝,顿时感觉大事不妙。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水并不深,应该只漫过我脖子,我会游泳,实在不行就下水去解救渔网,不过撒网遇到杉木树枝,确实是件很倒霉的事,免不了要破几个洞,爷爷虽然会织网,但我还是怕爷爷会责骂我。


    虽然我做好了下水解救渔网的准备,但我还是试探性拉动牵引绳索,随着我慢慢拉动渔网还是能渐渐收拢,此时渔网有动静,有东西想挣脱渔网束缚,要么是几条大鱼,要么就是蛇了,但我还是感觉大事不妙,心里充满了恐惧。


    我不敢用手接触渔网,一个劲只好拉动牵引绳索,果然不出我所料,里面网住了几条蛇,其中一条剧毒无比,鳞片粗糙,像一只老公鸡脚上的鳞片,灰黑色,不长,仅有60公分左右,脑袋和脖子根本没有明显分界线,很突兀地和脖子链接在一起,像是一个长方体导了几个棱角,也像是镰刀的刀柄,两只圆鼓鼓的眼睛挂在脑袋正面,尾巴也很突兀结束了,如小指搬大小。其余几条蛇尾巴纤细,估计没什么厉害之处,但是他们都凶神恶煞困在网里。


    我平生就怕蛇,只好把渔网丢在岸上的草地上,等着爷爷上岸后用镰刀敲碎那些蛇的脑袋,然后把它们尸体丢回河里或是装进鱼篓里。此时更加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我感觉到头晕目眩,能看到我脸的人一定惊讶于他的苍白毫无血色,许三多大冬天里喝了几大碗冷水,抽了几罐血应该就是这感觉吧。


    此时我才发现我左右两只脚踝上趴着两只吸血虫,此时顾不得恐惧本能地用手扒开吸血虫,然后丢贵河里!




    上一页: 下一页:娱乐致死
    
    全部评论(0)